http://www.bwenw.cn

地方竞相上马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环保企业利润暴增与产能隐忧

地方竞相上马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环保企业利润暴增与产能隐忧

本报记者 卢常乐 上海报道

近一段时间内,包括河南省安阳市、江苏省张家港市、山东省莱州市、浙江省平阳县,以及福建省闽清县等近15个地区皆对外公开了域内拟进行的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规划、审批与招标等公示内容。

早春伊始,多地正在掀起一轮规划建设垃圾焚烧厂的“热潮”。

3月21日,云南省发改委公布了《云南省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中长期专项规划(2019-2030年)》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规划到2020年底投资50.79亿元,建设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15座;2030年全省拟建共30座垃圾焚烧发电厂。

而不久前的3月1日,福建省发改委也发布了《福建省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中长期专项规划》,计划在全省多处规划建设垃圾焚烧处理系统,以此来破解“垃圾围城”的现实困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近一段时间内,包括山东威海、莱州,吉林长岭、江苏张家港等国内多个地区,皆陆续规划上马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项目主要具备两方面的明显特征:一是规划设计的垃圾焚烧处理项目基本高于目前实际的地方垃圾产生量;二是绝大多数垃圾焚烧发电的项目位置都位于县级市或地级市等位置较为偏远的地区,但即使如此,也引来众多环保企业前来竞标。

事实上,近期密集上马的垃圾焚烧项目背后,与其当前的产业现状紧密相关。在政策补贴和市场利润的双重力量推动下,我国垃圾焚烧市场正迎来快速发展期,成为地方政府和环保企业争相布局的产业热点。

受访专家表示,快速发展背后也带来一定的市场隐忧:由于各地预估的垃圾产生量增速存在一定的超前性,随着未来垃圾分类利用、减量化等政策举措的影响,实际增长量恐怕并非如此“乐观”,由此可能会造成未来小城市的垃圾处理产能过剩问题。

与此同时,被“炒高”的垃圾焚烧市值空间背后,推动着市场竞争的加剧,亦容易导致项目建设、运营等方面的“偷工减料”,同时推动垃圾焚烧科技技术进步的手段也迟迟无法前行。

垃圾焚烧迎来“能者割据”时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近一段时间来,全国多地正迎来密集的生活垃圾焚烧厂项目的规划与建设。其中以云南和福建两省接连出台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中长期专项规划》为代表,对垃圾焚烧发电的总体产业发展作出详细规划。

根据云南省发改委此次公布的规划意见,未来将在省域内总投资超过120亿元,对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进行两个阶段的规划布局:规划到2020年底,云南省将拟建设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15座,新增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9650吨/日;规划到2030年底,云南全省拟建成垃圾焚烧发电厂30座,新增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13500吨/日。

此外,近期还有不少其他地方政府也正在紧锣密鼓地推动着项目的招标与公示。

2月27日,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城市开发办公室就对外发布了《长岭县生活垃圾焚烧发电PPP项目资格预审公告》,规划总投资2.45亿元的生活垃圾焚烧项目正式进入公众视野。根据规划,未来该项目将处理生活垃圾500吨/日,项目年处理生活垃圾18.25万吨。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近一段时间内,包括河南省安阳市、江苏省张家港市、山东省莱州市、浙江省平阳县,以及福建省闽清县等近15个地区皆对外公开了域内拟进行的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规划、审批与招标等公示内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上述即将迎来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很多地区皆属于距离一二线城市位置相对偏远的中小城市,虽然项目的总体规划投入和建设体量并不算大,但却依然迎来了众多环保企业的市场竞争。

以山东省莱州市生活垃圾综合处理PPP项目为例。3月19日,当地政府组织召开的资格预审,就共有8家由环保企业构建的联合体申请人通过预算,包括中国光大国际、瀚蓝环境等行业内的上市公司参与项目竞标。

同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杜欢政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多地密集上马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与当前垃圾焚烧的产业鼓励政策和可观的市场利润空间紧密相关。

“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垃圾焚烧发电既有可观的国家补贴,又可以拿到垃圾处理费,是一项利润十分可观的产业。”杜欢政告诉记者,一方面“十三五”规划中要求,到2020年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占无害化处理能力的比例要达到50%,让焚烧发电成为众多地方处理生活垃圾的主要方式;另一方面,垃圾焚烧发电,在国家补贴政策等支持下,成为当前环保产业中“十分赚钱”的产业类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