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wenw.cn

联合创始人首谈痛苦与憋屈 拼多多上市周年记:如履薄冰的新大

  没有香槟与掌声,位于上海金虹桥国际中心的拼多多(NASDAQ:PDD)平静度过了上市一周年。

  和一年前没有不同,深夜灯火通明的大厦走出来的年轻面孔疲惫、谨慎,呼吸一口夏夜依然闷热的空气,打车急速离开。他们是中国互联网江湖里的另类人群,拿着高于行业平均线的薪水,坚决执行,谨言慎行,轻易不与人谈论公司。

  他们的“国王”是黄峥,被外部过度解读的连环创业者。一年之前上市时,黄峥将拼多多形容为美洲新大陆,阿里、京东则是新大陆之前的世界。一年之间,这片新大陆急速成长,仅从员工人数看,从2018年底的3683人扩张至眼下逼近6000人。

  这种扩张更直接体现在与阿里巴巴、京东更频繁的擦枪走火。据拼多多公开数据,2019一季度对淘宝用户的渗透率已达40.1%。不过作为黄峥的亲密战友,拼多多的联合创始人达达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形容这种感觉是:痛苦、憋屈、如履薄冰。

  黄峥“隐身”

  上市以后,黄峥几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他仍然出现在公司,身着价值百元的T恤穿行在他的“王国”里,与普通的程序员并无不同。甚至在电梯里,他也丝毫不介意员工不和他打招呼。

  他仍然牢牢掌握并梳理着这个野蛮生长起来的“王国”。内部员工回忆道,黄峥最近一次出现在全体员工面前是2019年会,几乎一个人独撑全场。“讲了一个多小时,关于他对拼多多的想法和未来。”尽管在挖人时不吝开出高薪,但拼多多的节俭与务实还是让员工有些失望,“年会当晚的大奖只是一台iPhone。抽奖抽到黄峥,他又自掏腰包增加了一台”。

  不过黄峥没有缺席任何应当出现的重要场景。拼多多发布2018年年报,黄峥发表了火药味十足的致股东信,详述对竞争形势的理解,指责“二选一”不符合商业逻辑。在外界看来,股东信的形式很有巴菲特的印记,黄峥自己也曾毫不讳言巴菲特对他的影响。

  2019年Q1财报会议上,谈到今后的营销战略,黄峥态度鲜明地表示,“目前阶段,我认为最好的利用营收的方式就是投资R&D、基础设施、用户认可度、品牌知名度”。言下之意,拼多多仍然会毫不犹豫在营销上重金掷入,“重要的是,培养人们的消费习惯,让人们以拼多多作为最主要的消费平台”,黄峥说。

  与在公司战略上的坚定不移相比,技术出身的黄峥对数据保持着极度敏感与不安全感。在与第三方合作上始终保持着极度谨慎。在反复调试一年多之后,今年公司才上线了OA系统;公司内部启用号称“全球没人能监控的聊天软件”Telegram,看中的是高度加密和计时器毁灭消息;竞业协议里,几乎所有的电商及关联公司榜上有名。 对黄峥的隐身,拼多多官方的解释是老板天性低调。不过另一种声音认为,黄峥有强烈的自我意识,排斥被安排,不像马云那样具有天然的公众人物属性。

  “多多”洗白

  与黄峥的低调相对应,是拼多多正拼命向上游。

  拼多多显然不想再简单是“9.9元包邮”“拼得多、省得多”的拼多多。上市前后,五环外、客单价低、假货是提及拼多多谈论最多的问题。而上市一年堪称拼多多的“洗白”之旅。

  用户端最直观的感受是引入更多的品牌和尖货。现在达达接受采访能随意抛出苹果、戴森这样的代表高端消费的品牌做背书。不过据达达透露,“拼多多刚做苹果的时候,是没人买的,来的都是黄牛”,直到某个微博大V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入手了一台,开箱验货原来是真的。达达特别强调,这样扭转认知的事情拼多多没有刻意去推,需要时间去扛。

  更深层次的改变发生在产品结构和市场争夺上。上市半年之内,2018年8月,拼多多抛出了“新品牌计划”。拼多多的官方解读是,系统扶持中小微制造企业,拼多多给流量、数据支持,帮助中小企业对接平台上4.4亿的消费者。

  达达的表达更为直观,在他看来,拼多多的出发点就是帮助消费者找到他们需要的产品,“如果市场上没有,我们就有责任帮他们造出来”。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此举既能帮拼多多部分洗脱“假货”质疑,更重要的是供应链更多把控在先入场的巨头手里,拼多多要突围只能另辟蹊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