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wenw.cn

辅仁惊“雷”:公司被法院限制消费 子公司失信

  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0781.SH,以下简称“辅仁药业”)因无法按时分红被推上风口浪尖。

  前脚刚对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作出回复,辅仁药业后脚再次收到上交所的进一步问询。

  7月24日晚23点左右,辅仁药业发布《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公告》,而这距离当日辅仁药业发布对上交所上次问询函的回复还不到3个小时。

  值得注意的是,辅仁药业在回复公告中提及,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仅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不过,根据辅仁药业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尚有货币资金余额18.16亿元。

  在账面资金大幅减少迅速引起上交所关注的同时,作为辅仁药业最重要的经营资产,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药集团”)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压线完成承诺业绩的真实性也引发上交所问询。

  7月21日~7月25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先后走访了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郑州市及开封市等多地探寻辅仁药业实际运营情况。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辅仁药业公司注册地有建成车间长时间闲置、总部员工存在欠薪情况,旗下子公司重点项目停工数月等问题。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20日,辅仁药业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对其发出了限制消费令;7月2日,其控股子公司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亦被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对于辅仁药业资金方面的相关问题,本报记者亦多次致电致函辅仁药业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员工欠薪项目停工

  傍晚时分,没有白天烈日的暴晒,开药集团(前身为河南开封制药厂)西区家属楼前的广场上,陆陆续续有前来锻炼的居民。

  一位16岁便进入开药集团,至今已工作40年的工人告诉记者,由于效益不好,开药集团现在是半停产状态,已经持续半个月之久。“养老保险已经有半年没有交了”。

  “3月份的时候,药厂没有给我们缴纳医保。后来有退休员工去协商才给我们补交了,原来都是给交的。”一位已退休6年的工人说道,“以前没卖的时候是河南省的前十名,八几年的时候可红火了。卖给他(朱文臣)之后,这几年厂子效益不行。”

  在2017年,辅仁药业作价78.09亿元,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从辅仁集团等14个交易对方手中,买走了开药集团100%股权,其中辅仁集团持股达48.26%。开药集团也成为辅仁药业目前主要的经营资产。

  根据彼时双方签订的业绩承诺协议,本次收购业绩补偿义务人承诺开药集团2017、2018、2019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36亿元、8.08亿元、8.74亿元。若业绩补偿期间顺延至2020年,则当年净利润不低于9.5亿元。

  记者查阅辅仁药业相关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开药集团扣非后净利润为8.33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3.11%;2017年开药集团扣非后净利润为7.52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2.17%,均踩线完成业绩承诺。

  辅仁药业运营不景气的子公司不仅只有开药集团。

  “这里去年10月份就停工了,因为发不出工资,现在里面一个工人都没有了。”7月24日,记者来到位于郑州市中牟县,辅仁药业二级子公司郑州远策生物制药有限公司项目建设所在工地,而现在这里仅留有两位门卫看守着。

  在工地内,记者注意到,地面早已杂草丛生,生锈的钢筋堆放在地上。不仅如此,门卫告诉记者,在建好的房屋框架外围还有打好地桩的地方,同样也因为没有钱停工了。

  不过,记者注意到,在工地大门上贴有项目的开工申请表,上面已经有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建设单位以及主管部门的签有的“同意”字样,时间是2019年4月16日。“现在都没有钱,开不了工。”门卫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与现场停工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2018年年报中,辅仁药业将该公司建设项目定为重点项目,建设规模为符合新版 GMP 要求的年产 6000万支冻干粉针剂、2000 万支小容量注射剂、1000 万片片剂、1000 万粒胶囊剂生产能力的生物医药生产车间及公用工程和辅助设施。截至 2018年12月31日,郑州远策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完成投资 17519.30 万元,重点项目实施将为公司增添新的利润增长点。

  除却子公司重点项目因发不出工资,导致停工数月之久外,辅仁药业总部的员工也存在欠薪情况。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