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wenw.cn

解局香港“复杂交易”

  一位内地资深银行人士对记者表明,能做出上述杂乱买卖的内地银行集团须得在港各类车牌资质完全,而香港的金融车牌区分很细,只要大行和少量扎根香港时刻较长、或是收买在港银行的股份行有这种才能。

  

  4月24日香港证监会和金管局的一则协同查询通函引起了商场重视,该函剑指一家内地银行经过私募和SPV(特别意图公司)将告贷包装为出资的行为,以为其未能审慎进行危险评价。

  

  不少商场评论称,此事触及银行信贷参加配资,穿上“北上资金”的马甲进入A股,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26日采访的数位香港金融业人士以为此事没有确凿证据,此番“杂乱买卖”监管与北上资金大幅撤出相关也不大,香港监管的意图更多是警惕银行非标事务隐藏的危险。

  

  敲山震虎引发的“剧情”

  

  有知情内地银行人士26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此事源头是金管局针对银行信贷危险的常规查看,并不是关于某家银行的专门查询,在查询中偶尔发现高危险的“杂乱买卖”。

  

  依据通函,香港金管局和证监会对一家内地银行集团旗下进行的“杂乱买卖”进行查询,发现藏匿触及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的金融危险,运用的是经过私募组织把保证金融资变成了出资的方法。

  

  这笔杂乱买卖具体的操作方法是,该集团的隶属公司从集团所属的银行获得一笔信誉假贷作一般事务及营运资金用处。该隶属公司其后向一家由持牌资产办理公司成立的私募基金作出大额出资,该基金的仅有意图是向由一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所拥有的一家特定意图公司供给一笔告贷(告贷A),而这笔告贷的典当品主要为该上市公司的股份。

  

  通函并未清晰具体是哪家内地银行,但有敲山震虎的意味:“这则买卖也说明其他在港的内地金融组织存在相似操作,进行杂乱而短缺透明度的融资组织,隐藏买卖中的金融危险。”

  

  有商场猜想此事关涉的内地银行为民生银行,触及的股权质押的上市公司为绿洲香港(0337)。

  

  香港知名独立股评人David Webb于4月24日晚发文称,监管组织所指的是我国民生银行旗下的香港隶属公司民银本钱,以及曾向民银本钱假贷3亿港元的“New China OTC Fund 2”,后者由华邦本钱办理。Webb以为,通函中所指触及被典当的上市公司股份是绿洲香港。

  

  但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经过威望银行人士了解到,涉事银行并非民生银行,或为另一家股份制银行。另外,绿洲香港也在25日下午的公告中澄清,触及民生的这笔告贷现已悉数归还,所以商场猜想有误。

  

  一位内地资深银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表明,能做出上述杂乱买卖的内地银行集团须得在港各类车牌资质完全,而香港的金融车牌区分很细,只要大行和少量扎根香港时刻较长、或是收买在港银行的股份行有这种才能。再加上中行作为发钞行在港归于比较谨慎的一类银行,部分股份行如兴业和浦发这几年才进入香港,其实能做出杂乱事务的内资银行寥寥无几。

  

  非标玩法入港

  

  因为上述杂乱资金买卖契合配资特征,加上4月以来A股北上资金出现净流出超200亿,一反年头张狂入市的情形,不少商场人士以为与香港的资金监管有关,从而将此次香港查询内地银行“杂乱买卖”认定为,有人在港套取信贷资金配资加仓A股被查。而被查之后,“假外资”不得不紧迫撤离避险。

  

  但被查的真实原因,恐怕不在A股。

  

  “这笔被监管点名的事务与配资炒股相关不大。”一位港股分析师对记者表明。

  

  首要,依据通函,这笔股权质押获取的告贷是用来借新还旧的,看不出流向A股的痕迹。

  

  告贷A被用作归还部分该名大股东拥有的另一家SPV所欠的告贷,而该笔告贷是为新式商场的项目进行融资。告贷A备有追缴保证金的组织;依据有关组织,当告贷与典当品比率超越某个议定水平,告贷人须供给额定的现金或证券典当品。证监会以为,该集团设立的有关组织,表面上尽管为其隶属公司于私募基金的出资,但实质上是一项以该银行供给的资金作援助的保证金融资告贷。

  

  一位香港投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解释道,香港的“保证金融资”和内地的股权质押融本钱质区别不大,证券公司用买卖的股票作为供给告贷的典当物。目前香港现已重视到保证金融资乱象,因而4月初出台了《证券保证金融资活动指引》,规则经纪行可采用的最高保证金告贷总额相关于本钱的倍数最高不超越5倍;单一或相关客户的合计保证金告贷最多不得超越经纪行股东资金的40%。这项规则今年10月即将收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