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wenw.cn

八成期货私募挣扎在“温饱线” 多家公司忙保壳

专业、小众的期货业在普通人的眼中颇具神秘色彩。伴随市场的大涨大跌,总会传出有人一夜暴富或倾家荡产的真假难辨的故事。那么,期货私募的生存现状究竟如何?期货配资是否已经绝迹?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本报分上、下篇予以刊发。《证券日报》记者走访了多家私募和期货公司,本篇试图从一个侧面管窥期货私募的发展现状。

  “苹果红了!”——只是这个“苹果”是苹果期货。自3月份以来,苹果期货涨幅超过50%。苹果期货暴涨的推手不乏期货私募、产业资本以及游资,于是,期货私募一夜暴富的传闻又开始流传。

  实际上,在加杠杆的期货市场,每当出现大的市场波动,总会传出期货私募瞬间暴富或血本无归等真假难辨的故事。那么,以神秘、隐晦为特征的期货私募,生存状况究竟如何?日前,《证券日报》记者走访了多家私募和期货公司,试图从侧面管窥期货私募的发展现状。

  总体看,期货私募马太效应更加明显,洗牌正在加剧。一家专注于服务私募的第三方机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公司90%以上的私募客户都未有实际业务开展,有很多机构热衷于“保壳”,持私募牌照待价而沽。

  据了解,目前期货私募呈现二八分化格局,八成处于“保壳”或“空壳”状态;管理规模在1亿元至2亿元的期货私募基本挣扎在“温饱线”上。

  期货私募数量不超5000家 小公司难以撑过三年

  从公开数据来看,全国有2万多家备案的私募公司,但专注于期货投资的却不多。即便如此,在这个神秘而又充满魅力的行业中,马太效应仍然较为突出,二八分化格局明显。

  北京市大兴区H私募公司创始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从私募机构数量方面来说,目前基本处于二八分化格局,即只有两成公司有实际业务,八成处于“保壳”或“空壳”状态;从私募管理规模层面来看,管理资金在2亿元以下的偏多,10亿元以上的少之又少。

  据了解,H私募公司在2015年创立之初仅有2000多万元交易资金,截至目前,交易资金已高达8亿元左右,这些资金都是在过去三年间交易所得,且只专注黑色系商品。这位创始人表示,期货私募能撑得过三年的其实并不多,更别提只专注于几个黑色系品种上。

  事实上,能够与H私募公司管理资金规模相当、且存活时间超过三年的公司确实不多。H公司是一家典型的产业背景私募,股东为一家焦化厂的老板。正是由于有深入的产业的背景,H私募公司在期货市场上才能够把握较准确的投资机会。

  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公司高管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据不完全统计,不管是以有限责任公司、有限合伙期货基金,还是以“期货工作室”名义的期货私募,整体数量不超过5000家,而这其中只有不到1000家公司有实际业务开展,且其生存状态并不乐观。

  据记者了解,一般来说,一家私募每年的经营成本应当在200万元以上,目前私募向投资者收取的管理费和通道费加起来如果按照2%计算,管理资金规模应当在1亿元以上;而实际情况是,80%的期货私募管理规模在1亿元以下,1亿元至2亿元的期货私募基本挣扎在“温饱线”上。

  具体而言,这200万元成本包括场地租金、基金经理的资料费、产品通道费、第三方外包费用等。其中,找券商或期货公司支付通道费用较高,基金经理的“聘用”费用也较高。

  一家专注于服务私募的第三方机构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公司90%以上的私募客户都未有实际业务开展,大多数公司都是入不敷出。即便是这种情况,仍然有很多机构热衷于“保壳”,或继续申请私募备案,其目的在于等待私募牌照待价而沽。

  “目前我们帮私募出具的内控制度、法律意见书、尽调报告等一套法律服务,收费在1万元至10万元不等。”这位第三方服务公司人士说,私募公司拿到这些材料后,还需要找券商或期货公司买一套基金材料,最后,拿着这些材料去中基协网站备案,完成这个流程才算是“保壳”成功。

  期货私募市场四足鼎立 海归系渐受欢迎

  《证券日报》记者日前走进了一家以投资期货为主的私募公司,在这个占地200多平方米的办公区域,员工不过10人。据悉,该公司成立3年左右,发行过三只产品,从目前收益来看相对一般。

  “公司股东是以房地产起家的,对金融投资并不了解,尤其是期货投资,这与有产业背景、期货或其他金融公司背景的私募相比,确实没有竞争力。”这位公司基金经理告诉记者,目前公司还存在募集资金困难、经营成本较高的困境,主要原因在于资管新规对私募机构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