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wenw.cn

揭秘疯狂配资:宣称两天搞一亿 北京最大配资公司疑换马甲

 

在张狂的出资热潮中,沉寂了良久的股票配资商场,也跟着这波行情从头活泼起来,甚至连摩拜单车车篮上,都张贴着配资公司广告。

揭秘疯狂配资:宣称两天搞一亿 北京最大配资公司疑换马甲

 

自2月25日开始,启阳路4号近来看望了北京多家配资公司,简直个个忙得如火如荼。一位事务员奔走于广渠门等地发放传单,一个出售声称2天就可以搞来1亿,一家配资公司老板说最近几天都是作业到晚上9、10点才下班,许多有配资需求的股民晚上下了班就马上赶到配资公司签合同,生怕错过第二天的涨停板。

例如,此前多次被媒体曝光的北京最大配资公司越大出资,虽在去年对外声称不再做配资事务,但一家名为证泰出资的公司却打着越大出资的名号开展事务,而该公司的地址则是越大出资官网和工商信息中的注册地址,职工也多为越大出资的老职工。

90后已登上配资舞台

这是北京融金汇银公司客户经理王非2月25日发到朋友圈的话。这一天,A股三大股指均暴升超5%,成交额破万亿,超300只个股涨停。

揭秘疯狂配资:宣称两天搞一亿 北京最大配资公司疑换马甲

 

2月26日,启阳路4号来到融金汇银坐落北京望京的作业室,一进门,前台作业人员直接就问,“是来面试的吗?”因为股市暴升,融金汇银年后开始大量招事务员,来承接越来越多上门咨询的客户。

坐落北京望京的融金汇银公司一间作业室。

而当启阳路4号于25日晚8点左右来到坐落北京丰台的一家配资公司时,该公司负责人陈广发拿着一份合同说,“这是咱们刚签的一个,700万的……用了5倍杠杆,加上他的本金接近1000多万。”陈广发又拿起手机展示其作业群里的成绩,年后至今每天都有配资记载。

启阳路4号检查几个配资公司事务员的微信朋友圈,虽然归于不同公司,但每个人发的朋友圈内容都差不多。贴几张股票涨停的图,转发利好股市的音讯,再打下自己公司的配资广告。

小马的搭档李君辉通知启阳路4号,因为2018下半年股市大跌,证泰出资的事务不多,不少事务员因为开不了单,微薄的底薪难以支撑在北京的日子,选择了辞去职务。如今,随着行情大涨,证泰出资坐落朝外soho 2000多平米的作业室里,又渐渐坐满了人。

启阳路4号在看望了上述几家配资公司后发现,它们的事务模式基本相同。出资者与配资公司商定好杠杆倍数、本金、利息等后,将自己的本金打给配资公司提供的个人银行账户,配资公司则将出资者本金和借的钱打到自己设立的股票账户里进行操作。

这里边关键的一点是,虽双方签定的合同归于民间告贷合同,但出资者不只拿不到告贷,还要将自己的本金打到配资公司账户。上述几家公司的事务员都向启阳路4号表明,因为配资公司出的钱多,危险大,为了维护资金安全,就要把钱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启阳路4号在拨打多家配资公司电话进行咨询时,各家事务员都会自动约请前往公司实地参观面谈。

证泰出资坐落北京朝外SOHO A座顶层的作业室。

而为了获取启阳路4号的信赖,张磊在介绍地点公司融金汇银时称,“本来证监会的大领导跟咱们老板都一块儿吃过饭,你去查一查,证监会有个检查组的组长,她也跟咱们老板联系特别好。”

为了解除启阳路4号对资金安全的担忧,张磊又表明,融金汇银用来买卖的母账户和子账户统一在中信证券开设。“咱们相当于在中信证券发的一个私募产品,母账户在中信证券那边。比方母账户有一个亿,3000万是咱们出的确保金。不存在跑路的状况,咱们发的产品是有期限的,不到期限不可能提。”

“咱们和中信证券的协作就是,咱们的母账户开在中信证券,它不会给咱们平仓,我敢给你打这个保票,中信证券北京营业部的老总咱们都非常熟。”张磊称,中信证券和融金汇银的另一协作是,中信证券有配资客户,会优先选择融金汇银做配资,并用其母账户开设子账户进行买卖。

但即便如张磊所说,融金汇银有如此好的布景来确保其资金安全,真正体现到合同里,出资者仍是终究承当危险的一方。

在证泰出资的合同里,也有相似规则,“如甲方产品资金涉及到期或不可抗力因素实施主账户之间倒仓操作的,甲方有权自行做倒仓处理,无需通知乙方,且倒仓操作所发生的盈亏应由甲方自行承当。“

揭秘疯狂配资:宣称两天搞一亿 北京最大配资公司疑换马甲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